?
<acronym id="ssoeg"><center id="ssoeg"></center></acronym>
<rt id="ssoeg"><small id="ssoeg"></small></rt>
<acronym id="ssoeg"><small id="ssoeg"></small></acronym>
<rt id="ssoeg"></rt>
<rt id="ssoeg"><optgroup id="ssoeg"></optgroup></rt>
<rt id="ssoeg"><small id="ssoeg"></small></rt>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紅色通信故事|紅色通信 來之不易 通信弱起步難
武鎖寧 2021-04-30 人民郵電報
分享:

從無到有 艱難起步   通信弱 起步難

以“鐘英”署名的中央信件。

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是開天辟地的大事,但是,建黨初期,黨的組織工作缺乏經驗,非常薄弱,交通通信工作起步遲,留下了一段通信弱、起步難的歷史。

——陳獨秀履職3個月被逮捕

1921年,黨的“一大”在上海舉行。7月30日晚,有陌生人突然闖入會場,后又匆忙離去。有經驗的共產國際代表馬林斷定不速之客是敵探,隨即中止了會議。后來,李達夫人王會悟女士建議將會議改在她老家浙江嘉興南湖的一個畫舫上繼續舉行。

1921年秋,陳獨秀從廣州回上海開始履行總書記職責。各地來信都是通過公開的郵政系統直接寄到他在法租界的家中,各地來人也是直接在他的家中見面。如此集中的通信和人員往來,致使他的住所很快就被巡警盯上了。

1921年10月4日,上海老漁陽里2號突然響起急促的敲門聲,正在家中與包惠僧、楊明齋、柯慶施談話的陳獨秀和妻子高君曼一起被逮捕到法國巡捕房,身份暴露。

——“鐘英”女士與“中央”信箱

陳獨秀出獄后,為了避免新住址被巡捕房盯上,中央決定讓在商務印書館任《小說月報》主編的沈雁冰(筆名茅盾),以公開身份作掩護,建立我黨第一個“交通點”,茅盾因此成為我黨歷史上第一個紅色“交通員”。

沈雁冰,1896年出生在江南水鄉烏鎮。12歲參加中學會考時在作文中豪言:“大丈夫當以天下為己任?!?7歲便考上了北大預科。1916年,20歲的沈雁冰來到上海加入商務印書館的編譯所英文部僅僅一個月,就提筆給商務印書館編譯所經理張元濟寫信,犀利地指出《詞源》中的謬誤,得到賞識,調到國文部。1920年,年僅24歲的沈雁冰受聘擔任商務印書館的當家期刊《小說月報》的主編,他大刀闊斧地對這份以往由鴛鴦蝴蝶派把持的文學刊物進行全面改革,倡導現實主義文學,受到廣泛歡迎,發行量很快從不足兩千飆升過萬。

也就在這一時期,一腔熱血的進步青年沈雁冰結識了陳獨秀、李達、李漢俊、陳望道等上海早期共產黨人,加入了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并為李達主編的理論刊物《共產黨》雜志撰寫了文章《自治運動和社會革命》,翻譯了《共產黨的出發點》《美國共產黨黨綱》以及列寧的《國家與革命》第一章等重要文獻。

茅盾在《我走過的道路》中回憶:“1921年秋,陳獨秀回上海負起總書記職責。不久住所暴露,他和夫人高君曼被法租界巡捕房先捉后放。而此時,各省黨組織相繼建立,黨中央和各省黨組織之間的信件及人員往來日漸頻繁。因我在商務印書館主編《小說月報》,是個很好的掩護,黨中央就派我擔任直屬中央的聯絡員,編入中央工作人員的一個支部。外地給中央的信件都寄給我,外封面寫我的名字,內封則寫‘鐘英(中央之諧音)收’,我則每日匯總后送到陳獨秀出獄后的新住所。外地有人來上海找中央,也先來找我,對過暗號后,我問明來人住什么賓館,就叫他回去靜候,我則把姓名住址上報中央?!?/span>

1921年11月,陳獨秀簽發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局通告》,標志著中共中央局開始運轉。各省黨組織相繼建立,黨中央和各省黨組織之間的信件和人員往來日漸頻繁,茅盾代收的郵件逐步增多,混在來稿里的郵件有時也被誤拆?!耙淮蟆奔o念館的徐明副館長介紹,因為“鐘英”很像女士的名字,書館同事以為茅盾結識了新的女朋友。茅盾的摯友、后來接替他主編《小說月報》的葉圣陶,知道茅盾“懼內”,還以此搞笑,要敲茅盾的竹杠。直到有一天,他無意拆看了一封郵件,方知其中“奧秘”。好在葉圣陶一直傾向進步,此事未被泄露,柔弱的通信樞紐方可得以維持。

——為何毛澤東到了上海沒能出席“二大”?

僅有茅盾這個信箱和聯絡點,黨的交通工作顯然是非常薄弱的。毛澤東到了上海卻沒能參加黨的“二大”,就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這個問題。

關于黨的“二大”代表人數,一直是黨史研究中的一個遺留問題。按照會議通知文件,“二大”正式代表有12位,但是,史料記載的到會代表只有11個名字。另一位是誰?黨史專家大多認為,就是毛澤東。

毛澤東在“七大”發言中說,“七大”以前黨的代表大會,單數我都參加了,雙數沒有參加上。毛澤東為何沒能參加“二大”?斯諾的《西行漫記》中寫道:“毛說,那年冬天(1922年1月),第二次黨的代表大會在上海召開,我本想參加,可是忘記了開會的地點,又找不到任何同志,結果沒能出席?!?/span>

“二大”展覽館的研究人員解釋,因為在上海召開的“一大”中途受到巡捕干擾,“二大”根據共產國際的建議,采用了機動保密的方式。一個月的會議僅開了三次全體會。大部分時間是按分工分頭研討修改文件?,F在,上海靜安區輔德里的“二大”會址——李達的居所,實際上是開幕那天的會址,以后兩次全體會議在哪里開的,至今也未查考準確。這既反映了“二大”會務安全措施的進步,也反映了當時交通能力的薄弱。

點線單不成網

“三大”“四大”前后,隨著革命事業的發展,中國共產黨開始了黨的交通聯絡工作的探索,有了一些功能單一的交通站和數量稀少的交通線,但一直沒有形成交通網絡。

1924年5月,在廣州召開的黨的“三大”關于《黨內宣傳教育問題決議案》中,首次提到“交通”問題,但僅寫道:“組織部之下應另有統計分配及交通的職務?!钡渎氊煂懙媚:磺澹骸敖煌ǖ穆殑毡闶前l送秘密宣傳品,組織群眾大會及示威運動等?!?/span>

“三大”主要是研究國共合作的方針和辦法?!叭蟆焙?,中國革命進入國共合作時期,之后我黨的交通工作實際上是在國共統一戰線的體系下發展的。

據茅盾回憶,1926年1月,他作為上海代表團成員到廣州參加國民黨“二大”后,組織讓他留在廣州,作為秘書協助國民黨代理宣傳部長毛澤東的工作。其間他曾被派往上海,接替惲代英兼任過的宣傳部設在上海、負責分發宣傳資料的交通站的工作。顯然,那個交通站實際上就是一個在國共合作的宣傳部領導下、服務國共統一戰線的宣傳品發放中轉站。

1925年1月,黨的“四大”在上海召開。這次會議明確提出無產階級的領導權和工農聯盟問題,為中國共產黨從“宣傳性政治小團體”轉變發展為“真正的群眾性政黨”奠定了基礎。會后,黨的組織在工農運動中蓬勃發展,黨員人數幾年增加10倍。為了適應群眾斗爭的需要,我黨第一次把交通工作提上了日程。

在“四大”通過的《對于組織問題之決議案》中央組織部工作計劃的第二條指出:“使本黨宣傳品廣布全國,也是中央組織部重要工作之一。因此,中央組織部設一交通干事,其任務:(1)指導出版部向各地擴張公開的宣傳品之銷路;(2)籌劃向各地秘密輸送本黨宣傳品及函件;(3)擔任中央各機關兼及中央與所在地地委之間之交通?!?/span>

交通和通信,在英文中是同一個詞,都是communication。在古往今來的中文中,“交通”一詞也包括運輸和通信兩個方面。秦始皇修馳道,一是解決中央政府到三十六郡縣交通運輸的問題,更是為了形成古代通信的郵驛網。在我黨的紅色通信史上,交通一詞也是通用的,那時我黨一不管鐵道,二不開輪船公司,黨的交通主要是指黨的書刊宣傳資料的發送,也包括文件、信件直至人員的接送。

“四大”不僅把交通工作提上了議事日程,而且體現到大會決議中,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只可惜,這么重要而繁重的工作,在中央機關僅設一個“崗位”。盡管如此,“四大”布置的這項工作也沒有得到落實。192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又發出《關于建立健全黨內交通問題》的通告,指出:“大會認為本黨的秘密行動之下,使本黨印刷品物傳播到黨的群眾和深入黨外群眾中去,是非常重要的工作,這種工作在組織上的重要,等于人身上的血脈,血脈之流滯,影響于人的生死。所以大會在組織問題的決議案特別是第八條內規定交通的職務,并在第九條內,詳細說明黨的印刷物的重要。中央組織部對于這兩次決議,曾經在1925年2月8日、3月6日、4月17日各信中要求各級負責同志從速辦理,報告中央,但各地對于中央組織部幾次的信,均未曾有過詳細的報告,尤其是2月8日關于交通的要求沒有切實執行,因此使黨的組織上在最近發生以下危險和困難:(1)本黨一切印刷品,受郵局嚴查,完全不能郵寄;(2)各地不早擬定妥當地址及辦理交通負責人,致使黨的印刷品,不但不能深入群眾,而且與各級黨部斷絕關系或發生故障。以上的事實就是使黨內教育與對外的宣傳大受損失,甚至停頓!”

直到1926年,中山艦事件、整理黨務決議案等政治事件發生后,中國共產黨才開始發展真正意義上的交通。

據解放后曾擔任國務院機要交通總局局長的第一位干線交通員王凱回憶:“1926年春,我在中央機關見到了王若飛秘書長,他對我說,為了加強與各地聯系,決定調我到中央專搞地下交通工作?!薄爱敃r從中央到大區僅有三條交通線,一條是上海到北方局的,一條是到南方局的,還有一條是到長江局的。除了與北方局的交通由上而下,其余兩條線都是由下而上。這樣中央的專職交通員就我一個?!?/span>

可見,當時全黨的交通網僅有三條線,其中由中央局直管的僅有一條線,而且只有王凱一名專職交通員。

“八七會議”推動崛起


南昌起義后的第六天,中共中央在湖北漢口召開了緊急會議(史稱“八七會議”)。會議著重批判了右傾機會主義的路線錯誤。毛澤東根據大革命失敗的慘痛教訓,在發言中鮮明地提出了“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的主張和思想。他強調:“以后要非常注意軍事,須知政權是由槍桿子中取得的?!?/span>

僅僅開了一天的“八七會議”,不僅解決了武裝斗爭和土地革命問題,而且對黨的交通通信網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會議記錄顯示,下午在研究組織問題時,毛澤東特別就交通通信問題發表了重要意見,指出:“交通問題是一貫的問題,不單是中央與省的交通問題,應在全國組成交通網?!比五鰰r、李維漢也在發言中呼應毛澤東的主張。

最后,在組織問題決議案中采納了毛澤東的意見?!栋似咧醒刖o急會議文件》之“D.黨的組織問題決議案”中增加了第五點,明確提出:“中央臨時政治局應當建立全國的秘密交通機關,與出版委員會散發宣傳品的工作相聯絡,擔任傳達通告指令輸送宣傳品等職任;并兼辦探聽反革命線索及其他各種消息各地環境的特務工作。各省亦應有此等機關之組織,務使本黨有一全國的交通網?!?/span>

1927年8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調整中央機關組織,建立中央直屬的交通局。

8月21日,中央以“吳世榮”的署名發出了《中央第三號通告:建立黨內交通網》。摘要如下——

南方局北方局各省委臨委:

“八七”緊急會議議決建立通達各省的交通,各省委建立通達各縣的交通,各縣建立通達各鄉的交通——構成一個全黨的全國交通網,此交通網的職責有二:(1)傳達黨的一切文件,輸送黨的一切宣傳品。(2)兼打聽各地反動派的消息及其他各種消息。

中央同時決定,暫在中央所在地設中央交通處,在上海設交通分處,為中央與南方局及江浙間交通總樞紐;暫時北方局所屬各省交通由北方局辦理,南方局所轄各省由南方局辦理,其余各地由中央交通處直接辦理。

“八七會議”以后,中央派出許多干部分赴各地,恢復和整頓黨的組織,發動武裝起義,并部署在工農運動條件較好的湘鄂贛粵等地發動“秋收起義”。為了適應武裝斗爭和土地革命的需要,從中央到各地都明顯加強了紅色交通工作的部署。

中央軍委在給各省軍委的文件中,要求“軍事通信須根據需要的程度,設立獨立的交通網,因為軍事消息,應特別采用單獨的秘密,與一般組織的宣傳的秘密,絲毫不能混亂”。

湖南省委在工作計劃中提出:省委與各重要區域要設法建立迅速的交通,要指派熟悉地形的同志擔任交通工作,并決定撥款一千元作為交通費用。

1927年9月,中共江西省委在《關于“秋收暴動”的計劃》中提出:省委應派得力同志指揮臨近各縣的武裝暴動,同時建立與省委的密切聯系,設專員交通和密碼電信。各縣與省委之間要“設專員交通,約密碼電信”。

從此,紅色通信事業和中國革命事業一樣進入了一個自覺、自主的發展崛起時期。

紅色檔案

茅盾——我黨最早的交通聯絡員

茅盾(1896年7月4日-1981年3月27日),原名沈德鴻,字雁冰。出生在浙江嘉興桐鄉市烏鎮,從小接受新式教育,北京大學畢業后進入商務印書館工作,主編《小說月報》大獲成功。1920年,由李漢俊介紹加入共產主義小組。1921年轉為中共黨員后不久,開始利用工作之便,負責收轉各地給中共中央的信件,成為中國共產黨最早的秘密交通聯絡員。1925年,出席國民黨“二大”后,留任國共合作的中央宣傳部秘書。1926年,返滬負責宣傳部的宣傳品轉發站工作。1927年1月,赴武漢任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教官;4月,任漢口《國民日報》主編;7月,汪精衛清黨后,從武漢趕往南昌途中阻于牯嶺,與組織失去聯系;9月,潛回上海開始以茅盾為筆名進行文學創作,加入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創作了《子夜》等一批優秀文學作品。1937年,偶遇周恩來,開始輾轉各地開展抗日文藝活動。1940年4月,到延安魯迅藝術文學院講學;10月,從延安到重慶,在郭沫若主持的文化工作委員會任常委。1949年7月當選中國作家協會主席;10月任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部長。1981年3月27日,逝于北京,3月31日,中共中央根據茅盾生前請求和一貫表現,決定恢復他中國共產黨黨籍,黨齡從1921年算起。

王凱——黨中央第一位干線交通員

王凱(1901- 1970),曾用名王警東、黃茂源,福建省閩侯縣人。1923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4年2月,前往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其間任莫斯科留學生支部委員。1925年回國,歷任中共上海地委工委會委員,全國鐵路總工會上??偣墒?,上海鐵路特別支部書記。1926年4月,調到黨中央任中央秘書處與北方局之間的專職交通員。1927年11月,任中共中央組織局交通科、外部交通(外埠交通)主任。1928年,在上海被捕,被國民黨當局判處無期徒刑,關押在南京陸軍監獄,在獄中擔任黨支部書記。1937年,抗戰爆發,國共實現第二次合作,經黨組織營救被無條件釋放,出獄后在桂林找到黨組織,隨后在桂林設立地下交通站,負責黨中央和南方局的聯系。1941年農歷正月初三,在機要交通崗位上再次被捕,經黨組織營救獲得保釋。1941年,奉命前往延安,入中央黨校學習,此后任中央辦公廳機要交通局科長。解放后,歷任中央軍委通信部軍郵局副局長,國務院機要交通總局局長。1956年當選黨的“八大”代表。1964年當選全國第三屆人大代表。1970年4月9日,不幸含冤去世。1980年4月18日,中共中央辦公廳主持召開追悼大會,為王凱同志徹底平反。(責任編輯 曾婭 版式設計 閻超)

超碰CAOPORN97人人_裸睡时一不小心滑进去了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欧美高清AV免费观看